环球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发布日期:2022-04-13 19:35    点击次数:85

 作者 | 彭郑子岩

从日前公布的入围名单来看,今年又是许久不见的奥斯卡“大年”,既有斯皮尔伯格、保罗·托马斯·安德森这样的老熟人,同样也有滨口龙介这位可再次代表亚洲电影角逐奥斯的戛纳系名导。当然,最闪耀的主角大概还是各大流媒体平台,除了Netflix、Amazon、HBO Max(华纳影业)等老面孔,就连市场表现平平的Apple TV+今年也有作品入围最佳影片。

Netflix出品之作《犬之力》自颁奖季开始便一直处于领跑地位,本届奥斯卡更是获得最佳影片、导演等12项提名。年度商业大作《沙丘》以10项提名居次,《贝尔法斯特》和《西区故事》则以7项提名并列第三。 

细看这份入围名单不难发现,过去几年奥斯卡力推的多元化改革依然在通过提名不断加强。与此同时,面对流媒体对于传统影院的“破坏式创新”,再加上新冠疫情这一外部因素的强力介入,奥斯卡的保守势力也不得不坦然接纳这一快速崛起的新势力。

若《驾驶我的车》能够拿到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好莱坞将见证东亚导演作品连续三年问鼎奥斯卡的局面,但同时《犬之力》的颁奖季强势表现,也意味着今年可能是Netflix连续冲击最佳影片这一王冠上明珠的最好机会。

Netflix再次领跑提名,但这次能笑到最后吗?

本届颁奖季无人能及的领跑者,无疑是新西兰导演简·坎皮恩睽违12年的长片作品《犬之力》,这部聚焦于男性与女性权力转换的西部片,去年助她拿下了威尼斯最佳导演奖。

简·坎皮恩1993年的《钢琴师和她的情人》则在戛纳电影节获得最高荣誉金棕榈奖,当时便成为了史上唯一金棕榈女性得主。直到2021年的《钛》才诞生了第二位与简·坎皮恩齐名的女导演。简·坎皮恩当时也被视为最有可能成为奥斯卡史上首位能够拿下最佳导演的女性导演,而今年她的得奖呼声更胜当年。

另外《犬之力》在演员提名方面更是数量惊人,“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杰西·普莱蒙、蒂·斯密特-麦菲、克尔斯滕·邓斯特四位主演都各自拿下了一个对应提名,在颁奖季也累积了可观的声量。

图片来源:《犬之力》剧照

《犬之力》改编自一部1967年出版的小说,故事背景设在1925年。但影片成功找到了符合当代性的诠释角度——对阳刚气质的尊崇何以造成男人的性格扭曲?而受害者不见得是外貌与性情阴柔的男性。

简·坎皮恩技法娴熟,功力老辣。电影极具复古气质,却又暗合了当下流行的女性主义思潮,更重要的是整部电影以一种意外冷静的视角缓缓道来整个故事。而当结局的高潮到来之时,其强大的影像力量又能对观众造成巨大的冲击。

当然更重要的是,《犬之力》能否为Netflix赢得他们渴望已久的第一部最佳影片奖杯?

众所皆知,Netflix自从开始制作原创电影以来便不断挑战奥斯卡最佳影片,试图成为第一个靠纯自制而非买断发行权作品拿下此殊荣的流媒体平台,不过却总是差临门一脚。2019年《罗马》败给《绿皮书》,2020年《爱尔兰人》败给《寄生虫》,2021年《曼克》则再次输给《无依之地》。其中又数《罗马》最为可惜。

当年,《罗马》从威尼斯电影节出发,先是拿下金狮奖,成为Netflix首度在欧洲三大影展夺得最高荣誉的作品,之后又一路过关斩将,在北美颁奖季势如破竹,各地区影评人奖、金球奖、各大工会奖等皆有斩获。到了奥斯卡,更以最佳外语片之姿入围10项大奖,追平《卧虎藏龙》的纪录,最终阿方索·卡隆拿下最佳导演,同时抱回最佳外语片和最佳摄影——尽管Netflix也算是拿到了首座重量级奥斯卡小金人,但它的野心直指最佳影片无疑。《罗马》惜败《绿皮书》,而后者当年甚至连最佳导演的提名都没获得,在颁奖前导演还被曝出歧视言论。那一次《罗马》被拒之门外,被视为是传统电影制片厂的“保守势力”在排挤逐渐兴起的流媒体。

但也是从那时开始,流媒体已势不可挡。握有好莱坞话语权的大导演斯皮尔伯格也一改此前对流媒体的鄙视态度,其旗下的安培林娱乐(Amblin Partners)就选择与Netflix展开合作,好莱坞其余大片厂也慢慢开始看好流媒体发展的前景。

如今,好莱坞的基本盘几乎已经是传统院线与流媒体五五开,对于流媒体更不可能消极抵制。以目前态势来看,今年的《犬之力》是否能让Netflix如愿抱回首座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挡在前面的可能会是肯尼思·布拉纳执导、有“奥斯卡专业户”之称的焦点影业操盘的《贝尔法斯特》。

除了《犬之力》,Netflix其余的主要参赛作品还包括亚当·麦凯的政治讽刺喜剧《千万别抬头》。虽说评价两极,但其中对于全球政治时局变化的隐喻越发让人感同身受。 

总共27项提名又让Netflix再一次刷新了前一年自己创造的纪录,不光是热门奖项,即便是音乐、特效、妆发、动画、纪录片、短片、声音、国际影片等项目,这家流媒体巨头也都不想放过。而就目前的势头来看,或许这一次Netflix真的有可能得偿所愿。

 HBO Max毁誉参半,苹果收获奥斯卡BP入场券

当年凭借参与《海边的曼彻斯特》发行获得多项奥斯卡奖,Amazon勉强成为史上第一个抱回小金人的流媒体平台。虽说Netflix在近几年奖季成绩大幅领先,但Amazon每年仍在持续带着作品参赛。

Amazon今年主打的作品是当代编剧大师艾伦·索金自编自导的传记电影《里卡多一家》,这也是索金第三部自编自导作品。然而尴尬的是,即便从Netflix转投了Amazon,也没能让奥斯卡对索金高看一眼,该片除了表演奖提名之外几乎全无斩获,甚至连编剧提名也没捞到一个。

《国王理查德》剧照

华纳从2020延续到2021年的争议发行策略让其出品的影片在电影院与HBO Max同时间发行,使得《沙丘》、《国王理查德》、《黑客帝国:矩阵回归》、《哥斯拉大战金刚》等电影从广义上来说“瞬间”成为了“流媒体电影”,华纳影业更是一度遭到了众多名导和明星演员的声讨。

尽管如此,《沙丘》、《国王理查德》还是成为了本届颁奖季的领跑者。特别是《沙丘》, 难以令人置信地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10项提名。不过作为导演的维伦纽瓦却错失了最关键的最佳导演提名。很难说这是奥斯卡对华纳的惩罚,但这种意外的出现无疑也很难跟影片背后制片厂/平台过去一年对产业造成的影响脱开关系。

《国王理查德》的焦点都在男主角威尔·史密斯身上。在今年颁奖季,他也是少数能够与《犬之力》的迪克特·康伯巴奇展开拉锯战的男演员。就在刚刚结束的英国电影学院奖上,即便后者是主场作战,威尔·史密斯依然斩获了最佳男主角,这个结果让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再次有了悬念。

不过, 本届奥斯卡真正带给大家的惊喜和期待无疑是科技巨头苹果旗下的Apple TV+。去年,Apple TV+首度正式l加入奥斯卡的竞逐,虽然拿到了两项提名,但都是边缘奖项。不过,局势在今年有所变化。

去年,《健听女孩》助力苹果公司在圣丹尼斯电影节以破纪录的2500万美金拿下全球版权,如今看来物超所值。该片至今仍延续着一口气在圣丹尼斯拿下四项大奖的气势,也让苹果出品作品首次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影片。与此同时,片中饰演父亲的演员特洛伊·科特苏尔,也有望在竞争激烈的最佳男配角奖项上胜出。

首度从柯恩兄弟组合单飞的导演乔尔·柯恩,带着丹泽尔·华盛顿、弗朗西丝·麦克多曼德重新翻拍莎士比亚的经典作品《麦克白》,黑白影像与极简主义的场景设计确实让人眼前一亮,不过最终仅拿到了最佳男主角、最佳摄影和最佳制作三项提名。在今年入围作品的导演水平极高的情况下,乔尔·柯恩想要拿到导演提名的确颇有难度。

两代大师导演回归,传统影院对抗流媒体的最后武器

而在流媒体势力大举入侵、《犬之力》似乎胜券在握的情况下,坚持通过传统院线发行的电影有没有机会在本届奥斯卡上分庭抗礼呢? 

从提名名单来看,奥斯卡学院也给出了答案。三部专注院线发行的作品《西城故事》《贝尔法斯特》《甘草披萨》,最终也都入围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以及编剧、摄影等重要奖项,可以说他们肩负起了阻击Netflix们的重任。 

图片来源:《西区故事》剧照

奥斯卡常胜大导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歌舞片《西区故事》是二度翻拍经典百老汇音乐剧(1961年第一次翻拍同名电影便获得最佳影片等10项大奖)。斯皮尔伯格的新作向来都有着极为傲人的奥斯卡入围和获奖纪录,像《西区故事》这样一部在圣诞节档期推出的大银幕歌舞片,有什么比这更能象征好莱坞的过往荣耀呢?因此《西区故事》拿下7项提名几乎可以说是毫不意外,只不过在颁奖季前哨战中该片几乎没有拿下过任何重要奖项。 

而英国才子肯尼思·布拉纳为好莱坞片厂打工拍摄的电影一向很糟糕,延期到今年才上映的《尼罗河惨案》再次证明了这一点。不过当他能够真正去拍属于自己的作品时,就没有人能怀疑他的导演才能。带有半自传性质的《贝尔法斯特》,以黑白影像描绘一位爱尔兰男孩的成长过程,讲他如何在动荡的爱尔兰局势和家庭关系中通过电影寻求人生的慰藉。《贝尔法斯特》也是去年多伦多影展最大奖项“观众票选奖”得主,这绝对是奥斯卡争夺战中的一大加分项。该片也成为了《犬之力》的最大竞争对手。

美国中生代最伟大的作者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新作《甘草比萨》,则借着镜头回到他成长的70年代洛杉矶郊区圣费尔南多谷,拍摄了一段炎炎夏日、充满贺尔蒙、奔跑于街头的青春恋曲。《甘草比萨》的强项无疑是极其迷人的氛围营造,安德森捕捉到了圣费尔南多谷独特的暧昧潮湿,以及生活的闲适慵懒。

由于疫情的影响,《甘草比萨》在发行初期在全美几座主要城市采取预约入场的模式,几乎每一场都迎来大排长龙的观众人潮,可以说是除《蜘蛛侠:英雄无归》这类超级商业大片之外,少数能够激起观众走进影院热情的作品。 

其余院线发行电影除《法兰西特派》凭着韦斯·安德森独特的影像风格带来小小的票房惊喜之外,包括《西区故事》、《国王理查德》、《Gucci之家》、《最后的决斗》在内等一众影片皆尝尽了票房滑铁卢的滋味。而过往在颁奖季总有几部惊喜之作的A24、IFC Films等独立发行商,今年则几乎消声匿迹。 

至于墨西哥鬼才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的新作《玉面情魔》,在上映初期票房惨淡,在颁奖季几乎也鲜有收获,尽管入围了最佳影片最终名单,但其他提名的缺乏也让该片直接沦为了陪跑作品。

《驾驶我的车》剧照

除了好莱坞这些熟面孔之外,今年奥斯卡另一大悬念,则是日本导演滨口龙介是否为日本电影创造历史。他的作品《驾驶我的车》虽然只在去年的戛纳电影节拿到了最佳编剧一个奖,但在之后的好莱坞颁奖季中却异军突起,毫不逊色于《犬之力》。该片在奥斯卡提名上也成绩斐然,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与最佳国际影片四大重要奖项均榜上有名,滨口龙介更是成为继1965年的勅使河原宏和1985年的黑泽明后,奥斯卡史上第三位提名最佳导演的日本导演。 

当然可以说滨口龙介也正好赶上了奥斯卡力推国际化与多元化改革的风口。随著Netflix等流媒体平台在全世界获得海量观众之后,实体发行的限制被打破,使得非英语的优质影视内容形成风潮。连一向骄傲的美国人的观影习惯也逐渐改变,不再介意观看字幕。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电影等于好莱坞”的思维已经过时。

奥斯卡的国际化改革在2020年就迅速收到成效,前一年的戛纳金棕榈得主韩国电影《寄生虫》包揽三项大奖,成为史上首部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也是最佳国际影片奖自设立以来的首位得主(这个奖项过去数十年都叫“最佳外语片”),导演奉俊昊则成为了历史上首位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韩国导演。如果《驾驶我的车》和滨口龙介能够取得同等的成就,将会再次证明如今的奥斯卡正在朝着更加国际化的方向继续迈进。 

去年奥斯卡因为疫情影响,取消了大规模的线下颁奖活动,加之入围作品整体质量一般,导致整个颁奖典礼恶评如潮,收视率与讨论度都创下新低。而今年洛杉矶杜比剧院将会重新完全开放,并且颁奖典礼也在三年之后重新加入主持人串场的模式,或许一届从作品到颁奖都回归“常态”的奥斯卡,也能让低迷已久的全球电影行业重新回到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