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发布日期:2022-09-19 20:42    点击次数:103

是什么让一批又一批的人前仆后继,在这潼南马龙山上留下如此多的神秘作品?这和山下富庶的历史名镇有着何等关联?让我们从1983年的那场暴雨开始,走进潼南卧佛镇的前世今生。

最大卧佛重现天日

1983年夏天,重庆潼南马龙山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特大暴雨,一夜之间,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许多村民都被山上的阵阵轰鸣惊醒。等到第二天雨过天晴,众人上山一探究竟时,皆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暴雨造成了大量山体塌方,不少树木也被连根拔起,他们每天路过、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太阳坡北麓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天降般的巨佛侧卧其间。

几个采药的村民清晰地记得,就在前几天,他们还曾攀爬过这片被厚青藤覆盖的山坡,当时脚下踩着的可是实实在在的泥土,哪曾见到过这么巨大的佛像?这尊佛像仅实刻部分就长36米,头足有9米,面阔5.4米,胸阔7.5米,手掌长3.8米,在它面前,人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消息一经传出,许多专家纷至沓来,这尊佛像便很快被确认刷新了我国卧佛的纪录。而随着清理发掘的深入,卧佛更多的部分和细节渐渐重见天日。

该佛像描述的是释迦牟尼于婆罗双树间涅槃时的场景,佛右倾横卧,上半身为实刻,下半身被缕缕祥云及其他石刻造像虚掩,头枕于高台。台分两层,用浅浮雕、圆雕各刻四龙盘绕,台下有长方形水池,水池上方有一圆雕石龙,正口吐清泉,为小太子沐浴,此题材为九龙浴太子,其泉水至今清澈,终年不竭。佛上方摩崖凿造九皇圣母,每尊高1.75米,佛手指处刻着高4.45米的护法神韦驮造像。佛身下面正中平立着一个人像,似垂首致哀,相传为闻讯赶来的玉皇。佛头后有高4.45米的护法力士,其下整齐地横列着许多半像,传言为佛祖所生的九男二女。右侧有救苦天尊一龛,左侧有观音一尊。所有石刻群像以卧佛为中心,布局严谨,场面宏大。

三教聚会其乐融融

至于这尊佛像到底从何而来,大家则众说纷纭。其实马龙山和佛的渊源很早,古人取名马龙山,就是见其形状既如一匹奔马又像一条飞龙,特别是前面的山岩和龙头马头都有几分神似,于是自古就产生了很多关于这座山的神话故事,人们也建起星星点点的大小庙宇以作供奉。

最早有史料记载的庙宇是五代十国时期的丁香寺,书中称其香火极盛,百里可见其烟,后遭火灾所毁,屡次重建又屡遭火灾,最后仅剩石佛三尊,人称“三尊佛”。受这尊古老佛像的影响,马龙山也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朝圣之地。为了改改和火的“缘分”,人们把寺庙的名称更改了几次,最后才有了现在吉星寺的名字。

特别是在清代至民国时期,马龙山突然掀起了一股佛教造像潮,大批工匠信徒千里迢迢从全国各地来到此处雕刻摩崖石刻。据说当时到处都是工具敲击的叮当声,而如今满山遍野的摩崖石刻也成为当时盛况的见证。在卧佛相邻的木鱼坡上,就有着规模在全国都数一数二的五百阿罗汉摩崖石刻群,共有直径0.57米的凹凿正圆形龛167龛,佛像495尊,占据了木鱼坡北面大部分岩壁。这些摩崖石刻或蹲或卧、或立或坐、或合掌或握拳、或拉手或持扇、或托塔或持鞭、或举锏或捧棒。所刻之像,男女老少,无所不有;喜怒哀乐,无所不具,有着浓郁的生活气息,犹如大千世界之缩影。

马龙山满山遍野的摩崖造像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那就是儒释道文化与民间诸神的互相融合。既有三尊佛、千手观音、无量寿佛等佛教造像,又有天皇、仙姑等道教造像,还有反映儒家文化的孔圣人、昭烈帝、诸葛先生、周文王等历史人物的造像,灶王、药王、鲁班、女娲、火神、瘟神、城隍等民间诸神的造像也数量众多。并且很多造像旁都雕刻有对联或故事,和造像生动的神态动作相映成趣、相得益彰。

也正是如此,那个时代马龙山的村民都习惯了山上热闹的叮当声,对于什么时候多了一处石像、哪里又去了一波人都没有太大关注,因为这样的事实在太多了。以至于当卧佛“天降”时,老人们怎么也回忆不起以前是否真有这么一尊大佛,更别说谁在什么时候雕刻的了,只隐隐约约记得好像以前是有一波人在这片山坡上呆了很久,佛像的身世之谜也就这样被满山遍野的摩崖造像掩护了下来。

“兄弟”石刻透露真实身世

不管是当地村民还是史料记载都很难找到卧佛的来龙去脉,但这个地方出现石刻造像群绝非偶然,看看它的邻居就可以窥见一斑。

这里距世界文化遗产大足宝顶石窟20公里,距安岳华严洞22公里,而同在潼南的涪江岸边还有号称中国最大金饰大佛的潼南金佛。这些著名造像群之间还分布着数量众多的摩崖造像,将整个区域连成一片,所以这些造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经过对大足、安岳石刻造像的研究,人们才慢慢找到了马龙山卧佛的身世来历。它的承修者原来是大足人肖益谦,雕刻者则是安岳著名的石刻工匠颜绍初、颜文才、贺全三人。造像于1930年春动工,历经3年而成,当时还建有房屋对其进行保护。这样一算,它不光是全国最大的卧佛,也是我国最年轻的大佛。但佛像建成不久,当地就陷入了长时期的战乱,不光造像潮戛然而止,村民也颠簸流离,没人再关注马龙山的石刻,卧佛也被一直锁着不见天日。20世纪60年代时,卧佛屋顶塌毁,青苔、杂草、野藤很快便将佛像遮掩得严严实实,再加上泥土反复冲刷掩埋,卧佛慢慢变得踪迹全无。战乱结束,人们重回家园,在坎上坎下种满了庄稼,更没人记得这里还曾有过一尊庞然大物。

按照这个思路,马龙山所有的摩崖造像都渐渐都找到了身世,比如五百阿罗汉塑像群就是由大足的余子元和潼南的冯松柏、肖和尚共同完成。而在马龙山石窟塑像群形成规模的同时,从1927年到1934年,这7年间,以吉星寺为中心的庙宇建筑群也修建完成了,形成了十殿、三楼、一堂的宏大规模,成为西南地区的著名禅林。

纵观中国佛教造像的历史,公元三世纪左右,石窟艺术从古印度传到中国;南北朝时期,佛教造像达到第一次高峰;西魏北周时期,随着对南朝蜀地军事上的征服,佛教信仰进入川渝地区,至今留下古代石窟寺和摩崖造像8000余处,是中国石窟分布最广、数量最多的地区。马龙山摩崖石窟塑像群是我国迄今所发现的,年代最晚而规模最大的大佛,在明清以后,石窟艺术走向式微的背景下,这个雕凿于20世纪初的“最年轻”石刻便具有尤为特殊的价值。如果说大足时刻已出现宗教世俗化的倾向的话,马龙山石刻就更是将世俗信仰推向极致的产物,不论是内容的丰富纷杂还是表现手法的大俗大雅,都将传统宗教主题与世俗生活价值判断的融合表现了出来,成为了中国当代民间石窟艺术的代表之作。

卧佛镇的诞生

纵观川渝石窟的分布,不难发现有两大特点,一是地处交通要道,便于佛教传播,古道与河流交叉之处,往往能成为石窟造像分布最集中的区域,而卧佛镇所处的地方正好就是连接成渝两地的交通要道;二是背后一定有一个富庶的区域能够提供经济支撑,而这就不得不提一下卧佛所在的这个历史悠久的古镇了。

卧佛镇距潼南城区34公里,清咸丰末年,马桑嘴处曾建一太平场,后遭焚毁。同治年初,湖广填四川迁徙而来的移民们看中了这里优越的耕种条件,纷纷留下,但是限于马桑嘴空间有限,也不易于防守,遂把场镇迁到了不远的青杠岭重建,改名复兴场,名字暗含了当时人们对这个古镇能够恢复往日荣光的希冀。

直到后来卧佛的发现震惊了全国,才更名为卧佛镇。卧佛镇尽管屡次遭受天灾和战乱的洗礼,但在古代一直都是远近闻名的富庶之地,这主要得益于这里有“一宝”——天台山大米。天台山平均海拔505米,土肥水美,气候温和,日照充足,尤其是这里的泥土如香灰,田里水色如米汤,素有“米汤水、香灰泥,胜过玉帝三餐席”的说法。独特的地理条件和气候条件,使得这里种出来的大米煮熟后香甜可口,似糯而不糯,似粘而不粘,在古代,天台山大米一直都是历朝进贡朝廷的贡米。

天台山除了稻米,还有一座险要的古寨,名曰天台寨或云峰寨。卧佛镇的富庶使得这里也成为了古代兵家必争之地和土匪强盗觊觎之所。村民为了自保,便在潼南南部最高峰上修建了巨大的寨子。

天台寨有五座城门,皆建于山顶峭壁之上,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气势。极耀门守南面,是正门,寓意“宸极闪耀,心存高远,质达天下”。拱门用条石砌成,拱券石上刻有“光绪十甲申年仲冬月十六日”,距今已有130多年的历史。安定门守西面,是后门,所以是竖方形,主要功能是寨内粮草生产和储备的主要运输通道。边上,有一条小路可上城墙,据说这些城墙是一位名为陈金彪的乡绅联合复兴、三汇、塘坝三场绅士所修建。城墙呈长方形,主体为条石,墙高约5米,底宽4米,顶宽2米,东墙长1326米,西墙长818米,南墙长1509米,北墙长526米,总周长约4129米,完全用黄土分层夯打而成,异常坚硬。城墙每隔10米便建有一个排水口,同时每隔10米左右便设有一个炮口,安放火炮,曾经抵御了白莲教的数轮攻打而金刚不坏,如今保留完好的城墙有300余米。大生门守东面,寓意“土生万物,大吉大利,男丁打仗,平安归来”,门高3.4米,宽2.6米,厚度为4米,是天台寨的人自己进出的门,外出打仗时,必走此门。鹰扬门离大生门不远,其名出自《诗·大雅·大明》“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取名鹰扬,是因为它是存放、运输兵器弹药的主要通道。门洞不大,但是管制极严,门自西向东,用12轮条石砌成,高2.36米,宽0.8米,掩映于密林之中,下方有一条小道,若无熟悉的人带路,很难找到。据说不远还有一个北门,叫报恩门,但寨子很多地方已经荒废,杂草掩盖,道路不通,所以始终没有找到。

天台山顶上有一个寺庙,名为天台寺,寺庙坐西向东,始建于清朝雍正十年(公元1732年),后来几经兴毁,边上有一个巨大的石碾盘,外直径5.05米,磨心直径3.7米,是整个西南地区所发现的最大的碾子石,也是天台山寨内百姓碾制五谷杂粮的重要工具。正是在这样坚固的守备下,寨内的人们才得以保卫家园,储藏粮食,从事生产,将此地发展得越来越富庶。

END

本篇文章发表于《重庆旅游》2022年9月刊

文 | 寒溪夜浣

图 | 寒溪夜浣

排版/编辑 | 罗晓怡

文章来源:《重庆旅游》杂志

对生活有更高追求的人

都选择了关注